文联概况 工作动态 文艺刊物 文艺研究 文艺精品
 
 
佳作欣赏 群英荟萃 音乐影像 公告通知 会员维权  
 
艺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艺术研究
 
试析叶法善的养生之道
作者:  来源:  责任编辑:季晶晶  发布时间:2012-09-05

 

刘程远

 

内容简介:叶法善为唐朝时著名道士、官吏,无病而终,享年105岁,有着许多传奇色彩,尤其是长寿之秘诀更加令人神往。结合我国古今养生之理,探究叶法善的养生之道,其长寿之秘诀主要在于:以德养心,淡然平和;以游养体,增长智慧;以乐养志,陶冶情趣;以水养神,蓄聚灵气;以善养性,净化心灵。

主题词:叶法善  养生之道  探析

 

  叶法善(616—720)字道元,括州括苍(今浙江丽水松阳)人。叶法善为唐朝时著名道士、官吏。有摄养、占卜之术,历高宗、则天、中宗朝五十年,时被召入宫,尽礼问道。被授予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主。叶法善祖宗四代皆为道士。祖父叶国重,弘道有功,谥有道先生;父亲慧明荫封歙州刺史,赐号淳和。据《旧唐书》记载,叶法善“少传符,尤能厌劾鬼神”,有着许多传奇色彩,尤其是他的长寿之秘诀更令人神往。叶法善无病而终,享年105岁。俗话说:山中只有千年树,人间难逢百岁人。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代能如此长寿,实属罕见。本文试图结合我国古今养生之理,从以德养心、以游养体、以乐养志、以水养神、以善养性等方面来探究叶法善的养生之道。

 

以德养心  淡然平和

“德”在《易传》思想体系中不仅仅是一个反映人类社会行为规范的伦理范畴,而且还是一个统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运动变化发展规律的哲学范畴,此外,对养生更具有指导意义。《易经》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旨以“宽厚之德容载万物”,这就是《周易·坤卦》暗含了以德养生之义。关于以德养生的主张,孔子提出了“仁者寿”的观点。《论语》子曰:“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汉代董仲舒明确指出:“仁人之所以多寿者,外无贪而内清静,心平和而不失中正,取天地之美以养其身。”就是说,一个道德修养好的人,可以免除贪欲之心,使自己保持“内清静”、“心平和”,从而身心健康,延年益寿。可以说,无论是孔夫子“仁者寿”的观点,还是董仲舒所说的“德”能养生的主张,皆是《周易·坤卦》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即道德高尚的人,节制贪欲、调控喜怒、心理平和、情绪不乱、气机通顺、血脉畅达,自然会身心健康,益寿延年。

叶法善一生淡泊名利,视名利为粪土。《旧唐书》载:“……法善少传符,尤能厌劾鬼神,显庆中(656-660),高宗闻其名,征诣京师,将加爵位,固辞不受,求为道士,因留在内道场,供待甚厚”。唐高宗欲重用叶法善,他却坚辞不受。显庆中叶法善仅四十有余,正值追求名利、耀祖光宗的大好时光,且机遇甚好,皇帝亲自召见,当面赐封,但叶法善却“内清静”、“心平和”,淡然处之。唐开二年(714),唐玄宗因叶法善助其消灭韦、武集团及太平公主的反叛,立下“匡国辅主”的丰功伟绩,授之于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兼景龙观主,但叶法善坚持“仍旧为道士”。对于叶法善的高风亮节,玄宗赞之“胜气绝俗、贞风无尘”。唐制越国公爵位与郡王同列从一品,食邑三千户,是唐时为道教所设最高世俗称号,鸿胪卿爵位从三品,是主管宗教与外交的行政长官,金紫光禄大夫为正三品爵位,景龙观系唐皇家道院,观主形同唐代国教——道教之宗师。尽管有如此的尊贵和荣耀,唐开元五年(717),叶法善将坐落松阳瑞应里的祖宅改为道观,玄宗赐额“淳和仙府”,铸于唐乾元二年(757)的淳和铜钟至今尚存。叶法善还将父亲叶慧明在宣慈乡的故居,奏请朝廷辟为道观,名曰“宣阳”。唐制规定国家正式承认并受的“凡道士授田三十亩,女冠二十亩,僧尼亦如之”,同时还拥有永久免除田税、赋役、徭役法定特权。而叶法善改宅为观,将原有田产及越国公所受永业田一并舍为观田,充分显现了叶法善淡泊利禄的博大胸襟,养生之中最重要的是养心,“一生淡泊养心机”是叶法善的最高境界。正是他保持“内清静”、“心平和”,从而使得身心健康,延年益寿。

 

以游养体  增长智慧

旅游是一种独特的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增智长见的行为,旅游使人们与大自然的直接接触,并从中感受其丰富的内涵。人在旅游中,身心皆得到良好的运动。旅游通过游山玩水,探古涉奇、傍文及艺、临宫览寺等诸种形式的活动,不仅满足了好奇心,开拓了视野,增长了知识和智慧,而且身动心怡,从中获得了身心健康。“旅游养生”是以中医“易经”理论作指导,利用旅游这一行为方法,对人体进行系统控调的养生保健。根据“易经”的阴阳五行原理,按照旅游行为的性质和对象分类,旅游可为分为六大类:登山涉水、长途旅行、飘洋过海等的“动游”(“动游”属阳);欣赏园林风光和小桥流水、泛舟湖泊和品茗赏月等的“静游”(“静游”属阴);能产生不平之情和愤怒情绪的“怒游”(“怒游”者五行属木); 能引起人们怀古思绪的“思游”(“思游”五行属土);能引起人们悲愁情绪的“悲游”(“悲游”五行属金);能导致人们产生惊恐情绪的“险游”(“险游”五行属木)。这些不同类别的“旅游”,使人的意念与自然达到某种默契,心神与尘世形成某种和谐以渐渐升华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俗话说:触景生情,情随景变,人景交融,浑然一体,就是这个意思。

据史料记载,叶法善年纪很小就外出远行。唐玄宗在《叶尊师碑铭并序》中写道:“初,师甫七岁,涉江而游”。说叶法善七岁就过大河徙步出行。宋人写的《唐鸿胪卿越国公灵见素真人传》说叶法善:“年稍长,又从栝苍入天台、四明、会稽、涉钱塘江,遍游长江南北名山胜地”。各种志、史书记述叶法善志愿修道,栖迟林泉。先后隐遁于卯山、白马山、括苍山、天台山、四明山、金华山、天柱山,天目山、勾曲山、衡山、霍山、赤城山、罗浮山等处,“凡名山胜地,自江汉之南,无不经历”。他北到过山东蓬莱,南到过广东罗浮,西到过四川青城山。他奉敕祭天登过东岳泰山、西岳华山、中岳嵩山、南岳衡山。

在松阳,千百年来一直流传着叶法善健走如飞的传奇故事:说叶法善在松阳卯山修道,某日卯时从卯山出发去访友,到200余里外的龙游县龙丘山横山观时,观主羽士们尚在修容,可见叶法善疾走如飞。正因为长年出游在外,不仅满足了好奇心,开拓了视野,增长了知识和智慧,而且身动心怡,从中获得了身心健康,练就了超人般的体魄。开元二年(714),叶法善已99岁,却奉旨长途跋涉至浙江会稽山,主持龙瑞宫投龙仪,并回松阳故里探亲和祭拜祖墓。开元四年(716),叶法善上书玄宗皇帝,要求回乡整修祖茔。他在所呈《乞归乡修祖茔表》中说:“臣前奉丝纶赐归桑梓,既赍龙壁,备历山川,夙夜周章,恭承国命”,“亲族妥馑,未辨情礼。欲树碑碣,私愿莫从。而碑石犹在苏州,未能得达乡里。臣焦心泣血,以日为岁。若此心不遂,死不瞑目。伏惟陛下覆焘亭育,昆虫遂性,孝理之教,被及含生……所愿获申,一闻圣恩,九泉无恨”。不久,叶法善又向玄宗呈送了《乞回授先父表》,这二表打动了玄宗皇帝,他准许叶法善回乡整修祖墓,并赐叶法善祖父叶国重最高道位谥号“有道先生”;赐其父叶慧明“银青光禄大夫、歙州刺史”;赐叶法善祖孙三代立碑。开元四年(716),叶法善已是101岁的期颐老人,京都长安(今西安)至括州松阳县相距万里,就当时的交通条件而言,即便是年轻人也难避舟车劳顿之苦,但他却毫不顾及路途遥远,毅然决然返乡。可见叶法善虽已年过百岁,却还拥有超人的体魄,这不能否认他以游养体的健身效果。

 

以乐养志 陶冶情趣

音乐用于养生防疾,不仅是传统医家甚为重视的一种手段,而且历史上的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对此也十分推崇。在传统养生学和传统医学中,音乐与自然、与人体是相互谐调的,这就是“乐与人和”。音乐所以能够养生、疗疾,就是在于它将人体的阴阳两方面相互协调并与宇宙自然的阴阳变化相统一。优美旋律释放出的信息,可以转化为物质力量而达到调和人体的功效。音乐可以调理脏腑的功能状态,即音乐与脏腑相和。音乐是一种综合信息,不同的乐音、节奏、速度、力度,不同频谱的乐器音乐,随着音响的振动传输到机体中去,使脏腑机能趋于自然协调。音乐兼有养身养性之功的道理显而易见。传统音乐讲究清、静、澹、远的意境,与传统医学提倡顺应自然、“恬淡虚无”的法则如出一辙。这种思想并不是远离社会“超尘脱世”,而是一种通过施乐使人的性情归于安和、安宁,达到身心健康的措施。音乐与人体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通过节制法、疏泄法、移情法、以情制情法等多种方法来调畅情志。 从音乐的角度而言,“木、火、土、金、水”对应着五种音律“角、徵、宫、商、羽”,即简谱里的“3、5、1、2、6”这五个音,对应五声是呼、笑、歌、哭、呻,对应五脏是肝、心、脾、肺、肾。而以宫、商、角、徵、羽分别作为乐曲的主音,可以谱写出不同形象的旋律,通过对音乐元素的不同处理,可以形成既有统一的民族音乐风格,又具有各自情趣,令人产生不同感受的五行音乐。这种音乐可以对人体气的运动产生不同的影响,进而产生不同的心理和生理效应。

道教音乐,是道教进行斋醮仪式时,为神仙祝诞,祈求上天赐福,降妖驱魔以及超度亡灵等诸法事活动中使用的音乐,即为法事音乐、道场音乐。道教音乐是道教仪式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它具有烘托、渲染宗教气氛,增强信仰者对神仙世界的向往和对神仙的崇敬。

唐代是我国道教音乐发展的鼎盛时期,道教音乐发展最显著的地方就在宫廷。叶法善能居宫廷50余年,与唐朝崇尚道教以及道教音乐的发展密不可分。唐代道教因受帝王的推崇,道教音乐也受到重视,高宗曾令乐工制作道调;玄宗不但诏道士、大臣广制道曲,还在宫廷内道场上亲自教道士“步虚声韵”;唐代道教音乐在吸收当时的民间音乐、西域音乐以及佛教音乐的基础上,逐步发展和提高。道教音乐从唐代传至宋代形成了道教音乐曲谱集《玉音法事》。而叶法善这样一位历受五代皇帝尊重的道教法师在宫廷道教音乐的发展中所起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叶法善有着宫廷道教音乐实践上的丰富经验和极为全面的音乐知识,对于音乐美学,音乐修养等方面更是见解独到。这从唐玄宗御笔亲撰的《叶道元尊师碑铭并序》中可以看出,其中:“夫以圣人之道,教圣人之才”,就是对叶法善渊博知识的高度肯定。

唐代又因道士的流动,道乐由宫廷传至民间。叶法善晚年回家乡时把《月宫调》等宫廷道教音乐带回家乡,流向民间为普通老百姓所享用,从中明确表示他独特的道家思想。有研究认为《月宫调》疑与《霓裳羽衣曲》为同一支乐曲。《霓裳羽衣曲》相传是唐玄宗所作,关于它的来历,有三个传说,都与仙女有关。其一,《异人录》记载,开元六年,上皇与中天师中秋夜问同游月中,见一大宫府,匾日‘广寒清虚之府’,兵卫守门不得入?素娥十余人,舞笑于广庭大树下,乐音嘈杂清丽,上皇归,编律成音,制《霓裳羽衣曲》。” 其二,《逸史》中说“罗公远中秋侍明皇宫中赏月,女仙数百,素练霓衣,舞于广庭,上问曲名,曰:霓裳羽衣,上记其音,归作《霓裳羽衣曲》。其三,《鹿革事类》云:“八月望夜,叶法善与唐明皇游月宫,聆听中天乐,问曲名,曰,紫云回,默记其声,归传之,名曰:《霓裳羽衣曲》。” 而在松阳民间至今还流传的关于《霓裳羽衣曲》的典故正是第三个传说。这一颇具神话色彩的传说,讲述的是开元初年的中秋八月十五,皓月当空,唐明皇被叶法善携带着游月宫,玄宗在月宫聆听和欣赏了仙女演奏的《紫云曲》仙乐。美妙的仙乐深深陶醉了唐玄宗,他将听到的仙乐默记心中。归来后,玄宗亲自将乐谱写了出来,并取名为《霓裳羽衣曲》。该典故在《卯峰叶氏广远宗谱》、《唐叶真人传》中均有记载,明代通俗文学家冯梦龙、凌蒙初编著的《拍案惊奇》中也有描述。 我也说一句 

传说虽不可信,但是却给出了一些信息:这支曲子描述的是仙女的仪态,展示的是唐人心目中仙宫之境。也有史料认为,此曲并非玄宗首创,此前就有,是一支道教法曲。但很多文献可证,是玄宗改编了这支曲子,一是为它创作了序曲,二是把曲调风格变了,为了表现他自己的仙宫,吸收了婆罗门曲的元素。唐玄宗是一个“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的皇帝,其在道教音乐、法事音乐方面颇有成就。而这些都与他身边恩宠无比的恩师叶法善息息相关。叶法善“匡国辅主”以及他高超的道法、渊博的学问,深受唐玄宗敬崇。《月宫调》是否与《霓裳羽衣曲》为同一支乐曲,只可惜《霓裳羽衣曲》已经失传千年,无可考证,但是,叶法善晚年回家乡后因为避讳,将《霓裳羽衣曲》更名为《月宫调》的推断应在情理之中。

《月宫调》作为一种古老的宗教音乐,在内涵上,渗透着道教的基本信仰和美学思想,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它主要用于颂赞神仙、祈福禳灾、超度亡灵和修持养炼。它的美学思想反映了道教的追求长生久视和清静无为,曲调既庄严肃穆、气势恢宏,而又清幽恬静、流畅动听。通过音乐的烘托、渲染,道教的斋醮仪式更显得神圣和神秘。叶法善数十年与道教音乐为伴,不仅常听之,而且常施之,在道调法曲的长年熏陶之中,既坚定了基本信仰,又调畅情志,陶冶情趣,使性情归于安和、安宁,达到身心健康,这也是他长寿的秘诀所在。

 

以水养神  蓄聚灵气

水是人类生命不可缺少的物质。水不仅能满足人体正常生命活动的需要,还是人体营养物质的需要来源之一。人们经常饮用含有钙、钠、铁等多种微量元素的水,对保护身体、治疗疾病都是十分有益的。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专列药食用水40多种,并提出选用水要谨慎,“人赖水以养生,可不慎所择乎。”《保生要录》说:“土厚水深则不易病,土坚润水甘美。”可见,水与健身祛病的关系十分密切。

英国学者李约瑟说:在世界文化中,唯独中国人的养生学是其他民族所没有的,尤其是温泉养生,更是中国文化所特有。其实,中华温泉养生文化的精髓是帝王养生。秦始皇为治疗疮伤而建“骊山汤”,由此开中国温泉养生之先河。汉朝皇帝喜欢将西域进贡的香料煮成香水倒入温泉池中,以沐香汤。隋唐皇帝大兴土木,扩建“华清池”。北魏《水经注》多次提到温泉可以治百病,如“鲁山皇女汤,可以熟米,饮之愈百病,道士清身沐浴,一日三次,四十日后,身中百病愈”,真实地记载了温泉的保健养生作用。中华民族勤劳聪明,富有创造性,善于利用温泉养生并且达到很高水平。“春日洗浴,升阳固脱。夏日浴泉,暑温可祛。秋日泡泉,肺润肠蠕。冬日洗池,丹田温灼。”这些就是对温泉在一年四季中不同养生作用的高度概括和经典总结。

叶法善曾在卯山泉林静修,卯山是大自然造就的绝佳“风水龙穴”。按秦汉直至隋唐道家的堪舆分析:卯山东面有一条长约十多里,高低起落有致的石龟山系,似腾云欲飞的青龙;卯山西侧一片低矮的小山丘,像一群白虎卧伏于山右,并成怀抱状;卯山北面有高耸入云、海拔1500多米的牛头山脉,层峦叠嶂屏于玄武方;卯山前朱雀方的松古平原,极目数十里。在青龙与后土(卯山)之间,源于八都的一条溪流从北向南流去,这就是青溪,唐玄宗为叶法善所作《步虚词》曰:“青溪道士人不识,上天下天鹤一只;洞门深锁碧窗寒,滴露研朱点周易”。诗中的“青溪”指的就是这条溪,道教界也有称叶法善为“青溪真人”。在朱雀方,瓯江支流松荫溪水,日夜不息穿过平原蜿蜒奔腾东去。玄武方,九派山脉似九条巨龙向卯山奔腾而来,人称“九龙戏珠”,这是典型的风水宝地。

道教的生态观强调人与生态自然万物同生共运的浑然一体,强调生态系统的自然、和谐、生命和健康,反映道、天、地、人之间的自然生态平衡关系。“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道教生态美的总纲,是道教生态和谐美的最高境界,它反映了生态生命系统与自然生存环境系统的相互协调所展现出来的美的形式。古时卯山巨木参天,绿荫遮地,空气清新,其生态环境与道教生态美的总纲非常吻合,是道家静修之佳境。古人对卯山的生态环境赞誉有加,元人刘回翁游卯山的七言诗曰:“背岩最怪苍松老,百折霜根不记年”。前人刘迈英诗曰:“采芝道士今何在?门外长松舞碧空”,“炼丹池畔花如旧,点易亭前柏未凋。”明代叶性存的《卯山古志》曰:“山脚有观,松竹从绕,观左堂号集真,芝兰芬”。孟修彩《卯山赋》中写道:“卯山攫云傍石,植隐隐之松杉,覆石间封厂。长垂垂之薜荔,青痕翠竹,见客如迎”;“古观嵯峨,密林云霭,碧沼烟拖,摘仙花于台砌,访石路于崇阿”。清人段如海游卯山遗诗曰:“山树郁苍苍,山房画里藏”。由此可见,卯山极其符合道家崇尚自然,回归自然,顺其自然的生态观。

叶法善正是在这仙境般的环境中打坐静修,钻研道教精义。他在卯山修道时,发现了温泉的养生作用。从地质学角度而言,卯山是远古时代火山喷发遗留的火山口,山顶通天宫有一口深达数丈的丹井,叶法善日常就用该井之水。在卯山周围有众多的温泉外露,其中最有名的是卯山脚下的塘头温泉,当地百姓传说叶法善经常用此泉水洗涤。尽管经过上千年的岁月,该泉至今仍是当地村民最佳用水,年关时分,村妇们都会在热气腾腾的温泉水中杀鸡宰鸭,洗涤衣物。叶法善在卯山修道时,还发现卯山上生长着一种形如雀舌的野茶,便将其培育改良成茶中极品,俗称“卯山仙茶”,不仅自己饮用,还带入宫庭,成为贡品。正是这好山好水好茶好生态养就了叶法善不老的神气和灵气。

 

以善养性  净化心灵

中国有句古话叫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在宇宙之中,星球皆为圆形,它们的运行轨迹也是圆的(包括椭圆),起点即终点,终点又是起点。宇宙的运行规律如此,必然决定了人间事物运行的轨迹是圆的。善与恶的意念是一种力,可称为念力。念力产生之后,必然回归到发出这一念力的人。老子讲:“上善若水,居辱得宠。”大海居于最低处,才能使千万条江河投奔它而去。善的习性虽然柔如水,但力大无穷,可以改变人的内在机制。科学家做过实验,给几十个人放映一部能引起同情心的影片,然后进行检查,结果是:所有人的免疫功能急剧上升。人体免疫力的增强,决定了身体的抗病能力,可见善良心态对人养生的重要性。善良心态似柔和的水,养育着人的脏腑,使之平衡畅通。

中国古代智者最理解善的真谛,所以无论身为君主还是百姓,言行不敢离善。古往今来,善与养生密不可分。只有怀有善良的心地,才会保持松静的心理,身心松静才能与天地整体运动和谐,得以照应。

上善若水,养生之本;善养父母,滋养福根;善待他人,以生福光;善待动植物,求其灵气,这些都是古人的精辟总结。 中国民间有句古话:“相随心变。善能使鬼变成人,恶能使人变成鬼。”此话千真万确。人善心静,养血益气。人在受到善的撞击时,常会感到一股暖流沐浴全身。善是人体积极因素的起动器,让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充满善,可加快气血流通。善待他人不仅可以延寿、气血畅通,还可以令面容秀美。因而,善是伟大的,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最具生命力的意念。佛、道之所以经久不衰,重要的一条是弘扬善。善是养生的阶梯,没有善就难以升华。

叶法善是名副其实的善人。隋唐时,道士多在民间以中草药治病,兼施符咒,除邪役鬼,安宅之术。叶法善家族数代精通道教的传统医术,赢得了众多的信徒。叶法善长年栖居丛林,游走大山名川,见多识广,谙知医术。《唐故叶有道先生神道碑》有叶法善济世救人的记载:“孙子景龙观道士、鸿胪卿、越国公,幼得父书,早传成法。夤念有训,迈迹自身,读天下之书,备方外之术,火涤淫祀,剑诛群妖,恩开五君,名动四国。其入也,排金锁,谒紫庭,为帝傲史;出也,法玉京、坐玄寺、作仁宗师。故能大匠道门,冢卿朝右,礼食轩座,寓直禁庐矣”。千百年来,在故乡松阳一直流传着叶法善施医救人的传奇故事。说唐景龙年间,浙西一带遭遇瘟疫,松阳民众染疾颇多,时在武当山游历的叶法善得知凶信,即火速返乡,召集众道士上山采集百草,以卯山泉水烹之,施茶消灾七七四十九天,百姓闻讯纷纷而至,数饮后不仅疫病得解,且脉气调理,延年益寿。浙西民众直至今日仍称叶法善为救急救难的“天师”。在松阳民间有一说法:“卯山七面宝,一面无宝出灯草”,把叶法善修道的卯山奉为百草皆是药的仙山。因此松阳民间每到五月端阳便要上山采集中草药,制成消暑养生的“端午茶”。这一风俗一直延续至今,“端午茶”甚至成了松阳的养生品牌产品畅销于市,而“端午茶”之风俗则被认为是叶法善的首创。

叶法善在一千多年前就能做剖腹清肠的手术,《叶尊师碑铭并序》中说:“或剖腹涤肠,勿药自复,或刳肠割膜,投符有加,或聚合毒味,服之自若”。据《唐鸿胪卿越国公灵虚见素真人传》载,叶法善“潜行阴德,济度死生。及会稽理病,屡曾起死。复于杨州,以剑开长史夫人之腹,取病以示人,夫人当时病差如故。凡开肠易胃,破腹剪形,一无损坏,亦无痛楚,抉目洗睛,出安纸上,除去膜翳,复纳于中,全不惊动,目明如故。人强与钱,则乞诸贫病。其有狂邪淫祀为灾害者,行履所及,并皆诛戮,名闻远近,并皆知之”。说的是叶法善在扬州用剑切开长史夫人腹部,割去病灶,并公开给众人观看,而长史夫人当即病除而无痛楚。他将患者的眼睛取出,除去膜翳,再按上,目明如故,在场人无不惊动。叶法善还利用高超医术,使国相姚崇之女、张尉之妻等危重病人,死而复生。

叶法善虽是道士,但长期生活在民间,与社会底层的劳动民众息息相通。《唐叶真人传》中说:“帝及皇后诸王公主朝士以下,亲受道法,百官子弟、京城及诸州道士,从真人受经法者,前后计数千余人。王公布施塞道盈衢,随其所得,舍入观宇,修饰尊像及救困穷。每日炊米十余硕,以供贫病来者,悉无选择。真人常怀直谏匡保社稷之心。高宗欲登封告成,驾幸中岳,忽疫疾流行,扈从者多病死。奉敕命令治,真人一诵咒诀,疫疠消殄,垂死者并皆得更生。” 他明辨是非,敢于谏言,高宗曾令广征诸方道术之士,合炼黄白,谋求长寿,《旧<唐书>叶法善传》中记载了叶法善的谏言:“金丹难就,徒费财物,有亏理政,请核其真伪。帝然其言,因令法善试之。由是乃出九十余人,因一切罢之”。  

叶法善看破红尘而不弃世,淡泊名利却不忘国,身居高位仍不离民,在各种志书中他济世救人之善举不胜枚举。正是他以善养性净化了心灵和性情,故能长寿。

 

 

2012年9月1日

 

  
 
主办单位:丽水市文联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