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概况 工作动态 文艺刊物 文艺研究 文艺精品
 
 
佳作欣赏 群英荟萃 音乐影像 公告通知 会员维权  
 
艺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艺术研究
 
丽水民间音乐浅探
作者:  来源:  责任编辑:市文联  发布时间:2011-08-09

作者:刘程远

 

丽水民间音乐是丽水民间艺术瑰宝中的一朵奇葩,它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种类纷繁,内容丰富,特色鲜明,在丽水各县(市、区)民间广为流传。主要的种类有汉族民歌音乐、畲族民歌音乐、民间器乐、曲艺音乐等。其中,汉族民歌音乐覆盖广泛,畲族民歌音乐特色鲜明,民间器乐活动频繁,曲艺音乐表演别具一格。多年来,笔者通过采风体验,查阅史料,曲(歌)例分析,对丽水民间音乐作了一些初步的探研,旨在弘扬丽水传统音乐特色,促进丽水本土音乐发展。

 

丽水汉族民歌音乐

 

由于古代丽水汉族民歌的曲调无存、史料不足,很难考究和判断现代丽水汉族民歌的源头究竟何在。除了吴越文化本身的源头之外,历史上浙江境内的三次较大的人口移动,肯定对丽水汉族民歌及其音乐产生必然的影响。这三次人口移动分别是:秦汉时期、两晋时期、两宋时期的人口移动。历史上的这三次人口大移动,致使大量的北方人口迁入浙江,带来了当时中原先进的经济和文化,使江南吴越文化与中原文化相融合,这是认识现代丽水汉族民歌不可忽视的历史背景。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在现代丽水汉族民歌音乐中或多或少地见到北方民间音乐的影子。

一、汉族民歌的类别

丽水汉族民歌可分为号子、山歌、小调、灯调、莲花、仪式歌、儿歌七大类;

1、号子:主要是指人民群众在劳动生产过程中吼唱的劳动号子。一般直接反映劳动内容,其节奏、音韵、旋律与劳动氛围和劳动节奏十分吻合,既服务于生产劳动,也具有娱乐作用。如山区的抬石号子、码头的搬运号子、工地的打夯号子以及瓯江排工、船工的拔滩号子等。唱号子既可以统一步伐,协调动作,也可以分散精力、缓解劳动强度,还可以调节情绪、鼓动干劲。号子大多较为粗犷有力,旋律简单,注重口语化,朗朗上口,演唱有领有合。

2、山歌:主要是指农村群众在山野田间劳作或在休憩时自娱演唱的一种民歌。旋律舒展,节奏自由,富于即兴性、口语化。丽水的山歌地域风格特点较为统一,属于“丘陵山区风格区”的山歌。呤诵性较强,情绪较爽放。此外,由于丽水地处浙西南闽浙边境,还存在着闽东风格的山歌。这种异地风格的山歌和历史上的移民有关。山歌的题材内容以描写广大农村乡民生活为主,多侧面地反映了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对生活的认识和态度,反映了他们喜怒哀乐的心态。既有真实的情感,又有质朴的美感。

3、小调:主要是指广泛流行于城市和乡村的俗曲和时调。丽水的小调往往是某一基本曲调的若干个变奏体。如《手扶栏杆》、《孟姜女》虽是不同的各自独立的民歌,但其曲调却明显同属一源,有着十分密切的血缘关系。再如:莲都的《十数麻雀》为羽调式的曲子,有浓郁的婺剧曲调的风格,曲调也与金华的《十数麻雀》基本相同。而缙云的《数田鸡》曲调旋律又与莲都的《十数麻雀》基本相同,只是以终止在“角”音上而与之不同。小调歌词的题材内容主要反映城镇市民的社会生活和思想感情。丽水民间流传的小调,或多或少与明清时期的俗曲有着某些直接的传承关系,如遂昌、云和的《闹五更》,莲都区的《九连环》等都可以在明清俗曲集子中找到与其相同的曲名或歌词。

4、灯调·莲花:主要是指民间习俗节日表演的歌舞曲,包括花鼓调、划龙船调、灯戏调、茶灯调、报福调等。这类民歌的曲调形态大都属于小调体裁,但也有别于小调之处:一是大都为节庆的歌舞曲或民俗活动中演唱;二是大都有一个或数个富有特征性的衬腔乐句。如青田的《龙船勿划莲尘》(划龙船调)中就“哎啷哎,莲哈莲哈啷”的衬腔乐句;三是演唱形式是一领众和;四是地域性相对较强。一首曲调仅局限一地流传,不如小调那样流传广泛。丽水民间的元宵灯会,灯的品种繁多,有龙灯、狮子灯、茶灯、花灯、鱼灯、百鸟灯、马灯、抬阁等。各种灯彩制作精巧,争奇斗妍。舞灯时有的载歌载舞,有的只有器乐伴奏而不歌唱。《茶灯调》伴随着《采茶灯》民间歌舞广泛流传于丽水产茶区。《采茶》又有《顺采茶》、《倒采茶》、《卖茶》、《贩茶》、《揉茶》、《盘茶》都是同一个《采茶灯》里的不同唱段。丽水灯调的题材大多为一些短小风趣,即兴编唱的吉言、彩话,如庆元的《打花鼓》。也有唱花名的,如云和的《十二月花名》。

5、莲花:原本的莲花是因此调乐句的后半段有“莲花莲花落”的程式化的衬腔而得名。但在丽水境内的莲花却无这种程式化的衬词,而将较长的衬腔变为短小的衬句,如:青田的《十字莲花》以“啊哩啊啦啊”为衬词;龙泉市的《四杯香茶》(莲花)以“哩”、 “金啊簪花”、“正啊采花”为衬词。“莲花”有“大莲花”、“小莲花”之分。“大莲花”的曲调大都是一二首莲花调在各地的不同变体,“小莲花”的曲调和衬腔则各不相同。

6、仪式歌:是指在一定的民间礼仪活动场合演唱的民歌,题材内容上若属于民俗活动的婚仪,则多为吉词彩话,若属于民间信仰活动的拜香、祭祀、佛典,则多为礼赞,祈祷。丽水的汉族仪式歌并不多见,在《中国民歌集成·浙江卷》中仅收有缙云的《烧香经》一首,可见为数不多。

7、儿歌:分为少儿歌、幼儿歌、摇儿歌。少儿歌是农村儿童在田野放牧时唱的山歌。幼儿歌是学龄前儿童由大人教与的信口吟唱的谣曲。摇儿歌是大人为幼儿催眠或嬉戏时唱的小曲。儿歌的曲调大都比较简单,更接近地方语言的自然声调和节律,丽水地区的儿歌最为常见的是各地不尽相同的《蚂蚁歌》。

二、丽水汉族民歌音乐的特点

1、丽水汉族民歌的旋律以五声音阶为主,一些有六声、七声的民歌,也大多是遵奉五声的原则,将“4”、“7”二音居于偏音地位,作为旋律的经过音、装饰音、辅助音处理。

2、丽水汉族民歌的调式,以五声性徵调式和羽调式为主,商调式、宫调式次之、角调式相对较少。

3、丽水汉族民歌的旋法,最大的特色是采用“级进”的旋法,无论是山歌、小调基本如此。但也有出现以连续4度、5度上行或下行跳进的,如缙云的《挑水歌》和《太阳下山》等。还有的甚至出现7度下行跳进的,如云和的《闹五更》、遂昌的《闹五更》。

4、丽水汉族民歌的曲式结构,多为单乐段曲,鲜见有多段体。但也出现有以单乐段加两句拖尾的曲式,如庆元的《手扶栏杆》。也有不规整的两段体曲式,如云和县的《闹五更》等。

 

丽水畲族民歌音乐

 

景宁畲族自治县是我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丽水市除景宁外,云和、莲都、松阳、遂昌、青田、龙泉等县(市、区)都有畲族群居点。唱山歌是畲族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男女相恋,以歌为媒;喜庆节日,以歌相贺;劳动生产,以歌传言;丧葬祭祀,以歌当哭。每年农历三月三,都必长夜盘歌,通宵达旦,日以继夜,数日不衰。因此,丽水的畲族民歌是丽水民间音乐的一个亮点。畲族山歌不但题材丰富多彩,而且曲调也具有鲜明独特的民族风格,与汉族民歌迥然不同。

一、畲族民歌的类别

一般按畲族的传统习惯分为叙事歌、杂歌、仪式歌三大类。

1、叙事歌:主要有神话传说歌和小说歌两种。

神话传说歌:主要有《高皇歌》、《古老歌》、《封金山》等三篇,其中以《高皇歌》最为著名。《高皇歌》是一部民族推原神话传说歌,记述了畲族传说中的始祖龙麒开创畲族基业的故事以及畲族大迁徙的史实。全篇共112节,448行,是一部具有较高文学价值和历史价值的艺术品。《古老歌》又名《火烧天·火烧地》是一部人类推原神话传说歌。《封金山》记述了畲族人民传说中的祖基——封全山的繁荣康盛的兴旺景象,是畲族人民想象中的福山宝地,反映了畲族同胞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小说歌:“小说歌”是畲族人民的传统叫法,是一种长篇故事歌。题材内容大都取材于民间流传的戏曲、曲艺中的故事,如《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三打白骨精》等。据《畲族简史》记载,“小说歌”诞生于一二百年之前,编写小歌的全盛时期约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

2、杂歌:“杂歌”也是畲放群众的传统叫法。泛指神话传说歌和小说歌之外的各种题材内容的畲族民歌。杂歌的题材非常丰富,其中以反映男女恋情的题材为最多,艺术上也最为出色,如《带子歌》(云和)等;也有反映劳动生活的,如《种田歌》(景宁)、《采茶歌》(龙泉);有传授文化知识的,如《读书歌》(景宁);有反映伦理道德的,如《做大人歌》(景宁);有反映礼貌好客的《敬酒歌》(景宁)、《请茶歌》(景宁)。

畲族杂歌的词格与汉族山歌词格一样,以七言四句为主。有两种比较定型的变格,首句减为三言的,俗称“三字头”;首句减为五言的,俗称“五字头”。四句歌词一段俗称“一条”;多条歌词以某种修辞手法连缀成篇俗称“一连”。不成“连”的叫“散条”,还有一种独特的词格叫“三条变”,即把同一条歌词的韵脚变换两次,使之一变为三,三条组成一连。

3、仪式歌:主要有婚仪歌,祭祖歌和功德歌三种。

婚仪歌:是在举行婚嫁仪式前后所唱的歌,内容与畲族婚俗紧密相关。包含着丰富的畲族传统习俗,既是文学艺术作品,也是民俗研究的宝贵资料。

祭祖歌:“祭祖”是畲族最敬重的民间信仰活动。畲族的祭祖,其实是一种“续族谱”仪式,即以“传师学师”为仪式主题所唱的歌。

功德歌:畲民中经济富裕的人家,在丧葬仪式中要请本族的师公“做功德”,又叫“做阴”。妇女们要唱怀恋亡人的《哭丧歌》。

二、丽水畲族民歌音乐的特点

丽水畲族民歌主要的调型是山歌调。不论是叙事歌、杂歌和仪式歌,都用山歌演唱。这种山歌调归纳起来只有一种基本形态,即由单乐句变化反复而构成并列的上下句所组成的单乐段。每个乐句包含两个分句,每个分句包含一句歌词,字密腔少,吟诵性强。丽水的畲族民歌有几种不同的山歌调,分为“莲都调”(分布于莲都、松阳、遂昌)、“景宁调”(分布于景宁、云和)、“龙泉调”(龙泉)三种。其中“莲都调”分布地域最广,是丽水畲族民歌的主要调子。

“莲都调”是五声音阶商调式,旋律走向为16532,旋法以1—6大六度跳进并以迂回级进的进行为其主要特征。节拍为一字一音的散板,句间顺语气节律作呼吸性休止,是一种吟诵性的曲调。其结构是由两个相近似的并列乐句组成乐段,每个乐句又由两个分句组成。节奏前紧后松,两个分句的结音都落在调式主音“商”音上。从而,形成了上下两个乐句的所有四次结音全部落在调式主音上,增强了调式稳定感。

“景宁调”的分布范围不如莲都调那么广泛,但它却是最富有地方特点的畲族山歌调,也是最具民族特色的调子。“景宁调”是五声音阶角调式,旋律走向为1653,缺商音。结构与“莲都调”相同,也是由两个并列乐句组成的单乐段,两个乐句共四个分句的结音均落在调式主音“角”音上。节律上在每个乐句的节一乐节中增加了一个抒叹性的长音“哩”,并且句间均顺语气作抒叹性的延长,节奏前紧后松。

畲族山歌中的衬词占有相当的地位,几乎无一山歌无衬词。衬词常用“哩”、“”两字,“景宁调”更偏重于用“哩”。近年来,新创作的畲族新民歌还出现了“啊”、“哈”、“才”等字(音)。

概而言之,丽水畲族山歌的主要音乐特点有四:

1、畲族山歌大多运用传统的五声音阶。以商调式居多,以角调式最具特色,羽调式只在龙泉流传。

2、畲族山歌大多是单句变化体结构,每个乐句可分为两个分句,一个乐段中的四个分句均落在调式主音上。

3、畲族山歌在节拍形式上以散板和混合拍子居多,散拍子中常伴有一字一音的连续垛字,乐句尾音自由延长的特点,即一字一音加句间抒散或停顿。节律形态有一字一音的“平叙型”,先紧后松的“紧松型”和先松后紧的“松紧型”。

4、畲族山歌在旋律行进上,不论什么调式,总是以宫音为中心,先向上方纯五度,大、小六度大跳,然后迂回下行至调式主音。典型的旋律进行是:商、角调式中的大六度1—6、6—1与纯五度1—5、5—1的跳进;羽调式中的小六度3—i、i—3的跳进。这种直上直下的大跳伴以迂回级进的旋法,最能显示畲族山歌的风格特征。

 

丽水民间器乐

 

丽水市民间器乐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流传在民间的器乐曲众多,已经记录的就达400余首,而且民间乐队班社组织活动频繁。民间乐队班社组织几乎各县(市、区)皆有,称号大多以艺人所在地命名,如遂昌“湖山乡奕山村十番班”、松阳“竹溪锣鼓班”、青田“章村锣鼓班”、云和“包山民乐队”等。由于民间宗教音乐活动的开展,也出现了“道士班”、“和尚班”、“尼姑班”等称号。

一、丽水民间器乐的类别

丽水的民间器乐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民间器乐;二是宗教音乐;三是古典音乐。

1、民间器乐

(1)吹打乐:吹打乐是丽水民间器乐的主要乐种。它以唢呐为主,加入打击乐器和丝竹。婚丧嫁娶、红白喜事、迎神演奏时加号筒、先锋。曲目丰富,演奏形式分设座与列队排行两种。代表曲目有《十番》、《闹场》等,尤以处州府台礼仪乐四大名曲:《将军令》、《落山虎》、《大号一杆枪》、《小号一标枪》为甚。

(2)丝竹乐:丽水丝竹乐大多流行于县城集镇中。曲目有《梅花三弄》、《八板》、《贞姑赶船》、《小朋友》以及戏曲曲牌等。主要乐器有笛、二胡、三弦、箫、扬琴等,以笛为主奏,除自娱自乐外,还为丧葬白事人家演奏。

(3)丝竹(弦)锣鼓乐:以丝竹为主,辅以小敲小打,有时也用大锣大鼓,是一种较大型的民间乐队。主要分布于缙云、景宁、松阳、遂昌等县。乐曲雅致而清新,柔婉且活泼。代表曲目有《托牒》、《长蛇脱壳》、《住花园》、《行街四合》、《曼头缔》、《万年青》、《十番》等。演奏时除用二胡、笛子、锣鼓等一般乐器外,还有的加入提琴,竹拍等特殊乐器。

(4)锣鼓乐:以称清锣鼓。代表曲目有《竹溪锣鼓》。用于元宵灯会、迎神庙会、赛龙舟等活动。“道士班”、“和尚班”做功德音乐中也有开场锣鼓。其演奏形式分合奏与独奏两种。合奏乐器数件不等。独奏由一人演奏大鼓及三面铜锣,代表曲目有《冬当渡》、表演形式分座奏和走奏两种。

2、宗教音乐

丽水宗教音乐主要是道教音乐,相传始于唐代,也有部分佛教音乐。道教又分天尊玄始教(即父教父派)和张天师教(即母教卯山派、莒山派)。在同一地,又因活动范围不同和技艺之高下而分成各种派别。如莲都的碧湖派、城关派和苏港陈村前山派,松阳的卯山派等。各派做功德的程序,曲牌均大同小异,乐器多样,除笛子主奏外,有扬琴,牛腿琴、三弦、二胡、蒲胡、罄、宝钟等。曲目达七十余首,并成套曲演奏。宗教音乐中影响较大的是松阳卯山叶法善道教音乐。在唐宋期间,松阳县古市镇卯山一带是以叶法善为代表的道教活动中心。《松阳县志》中记载:“唐开元年间,道教法师叶法善建谆和仙府,司授道教音乐”。故自那时起,松阳有了以宫廷法曲,宫廷音乐为主体的叶氏“居家”特点的叶法善道教音乐。松阳卯峰叶氏广远宗谱也详细记载了当时各种仪式使用的乐器:“钟、鼓、琴、瑟、笙、箫、管、笛、罄”等。目前,叶法善道教音乐尚存100多首乐曲,曲目有《初上歌》、《再上歌》、《三上歌》、《迎神曲》、《送神曲》等。其演奏风格融合了宫廷音乐、法事音乐、道场音乐等风格。演奏形式有:唢呐鼓乐、丝竹鼓乐,有独奏、打镲吟唱、帮唱等。

3、古典音乐

丽水最富代表性的古典音乐为《月宫调》。此曲流行于松阳一带民间,相传为盛唐道士叶法善(松阳古市人)所传。传说当年叶法善施法带唐明皇游月宫,聆听月宫素娥仙女唱的《紫云曲》,被精通音律的唐明皇默记在心,后来经过整理编曲在宫中演奏,另取名为《霓裳羽衣曲》,其节奏明悉,旋律优美,成为当时宫廷音乐演奏的重要曲目。由于叶法善在宫中的特殊地位,可以推断《月宫调》是叶法善从皇宫中带回,并在氏家族中传唱。此曲一般用于祭祀神灵、迎太保等活动,古时还用于道场。此乐曲古朴典雅、朴素简洁、文静飘逸、流畅动听。

二、丽水民间器乐的特点

1、民间器乐曲与戏曲音乐间、乐曲与乐曲间相互影响,相互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经民间艺人们长期的演奏,又形成了与戏曲音乐有所不同的风格与色彩。

2、丽水民间器乐以五声音阶为主,六声音阶的曲子也较常见,七声音阶的曲子较为鲜见。六声音阶的曲子也大多遵奉五声的原则,将“7”音居于偏音地位。罕见有“4”音出现的六声音阶曲子。

3、丽水民间器乐的调式以徵调式、羽调式为主,宫调式次之,角调式也时有出现,而商调式较为鲜见。

4、丽水民间器乐的曲式结构,多为多段体曲式,也有单段体乐曲。单段体乐曲也可经变化节拍,变换主奏乐器而轮番演奏,如《十番》等。

丽水曲艺音乐

 

丽水民间曲艺活动历史悠久,起源甚早。相传在周朝民间即有鼓词,地方戏是从鼓词发展起来的。先有鼓词,后有木偶戏,再有真人戏。故有“戏是小姓,鼓词是大姓”之说。

一、丽水曲艺音乐的类别:

丽水的曲艺音乐色彩斑斓,种类纷繁,按曲种分,有鼓词、莲花落、花鼓、道情、民间弹唱五大类。

1、鼓词

鼓词是丽水曲艺的主要曲种,分布在青田、莲都、缙云、松阳、云和、景宁一带,一般都按其流传的县名命名,青田鼓词又按不同地域,语系分为青田鼓词、章村鼓词、温溪鼓词。鼓词是一种坐唱形式的民间曲艺,演唱者多为盲人或其他残疾人,由一人自伴自唱。主要伴奏乐器为“鼓”和“切”。“鼓”为单面蒙皮的“板鼓”,也有的用大鼓,如莲都鼓词、青田鼓词;“切”也称“五夹板”,由五片竹片用细绳联扎而成,每片竹片间有两枚铜钱,以增添其音量。据传五片竹片表示“南北艺精,五湖四海”,意味着鼓词流传地域之广,时日之久。“切”也有用檀板的,如缙云鼓词、青田鼓词。青田鼓词除用檀板外还加入小鼓拍(陆轮),在温溪鼓词中还加入牛筋琴伴奏。

鼓词的唱词一般以四句为一段,多为七字句,讲究平仄声韵,均以方言演唱。其唱腔由民歌、民谣发展而成,并与后来的地方戏曲相互影响,取长补短,日臻完善。行腔自然平稳、字多腔少、中间常加衬词。速度分快板、中板、慢板三种。板式结构丰富多彩,按感情变化分平板、清板、骂板、哭板、滚板、游板等。鼓词的表演特点是叙事体为主,代言体为辅。“一人多角”是主要表演特色,演唱者可在演唱中表现多个角色。通过行腔、叙述、评论、插花、语气、模仿、表演等技艺,生动形象地演绎故事情节。其曲目多为群众口头创作,内容大多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历史故事、民间传说等。或劝人嫉恶为善,或宣扬忠贞爱情。主要曲目有:《长毛彩》(太平天国故事)、《斩韩信》(西汉历史故事)、《十梅图》(爱情故事)等。其语言朴实,感情真切,富于乡土气息。

丽水鼓词按其长短可分为半日本,一日本,一日一夜本等,最长可唱七天七夜。按其形式可分为门头鼓词(行乞时演唱)、包场鼓词两类。其音乐体式为“主由体”与“联曲体”式两体混合体式。

2、莲花落

莲花落(又名丐调或讨饭曲)是民间艺人卖艺行乞的一种形式,其历史渊源因史料匮乏而无从考研。清末至建国初期流入我市庆元、龙泉、云和、青田、莲都、松阳等地。莲花落的表演形式原为单口演唱,后发展成联帮结伙演唱的形式。其音乐受戏曲唱腔及民间小调影响,旋律朴素简洁,或优美动听,或婉转深沉,或欢快明朗。唱词通俗易懂,可即兴编唱,故往往一曲多词。其衬词变化十分丰富,如“莲花莲花一莲花”、“ 桃花开、荷花开、菊花开、梅花开”、“啊是牡丹花”、“ 溜啊沙妹是雪花飘”等,曲式一般为上下句式,音域在十度内。伴奏乐器大多是用两片竹板。庆元的莲花落源于二都戏《双仁义》,其伴奏乐器除板和鼓外,还加了京胡和二胡,乐队常以支声复调的手法伴奏,色彩较为绚丽。在“温溪莲花”中,旋法上采用了移宫调的手法,增强了旋律的对比,特点明显。

由于这种艺术形式较为简单,未形成有影响的流派,尤其是解放后,农村群众的生活得到了保障,一些原来靠卖艺谋生的民间艺人大多弃艺从农,此曲种在丽水民间已濒临泯灭。

3、花鼓

丽水的花鼓,是随安徽凤阳花鼓艺人逃难漂泊流入我市,传于民间,在青田、景宁、云和、龙泉、庆元等地广为流传。初始为男女二人演唱,在门头求乞中,男者拉琴,女者敲锣打鼓,自编自演。后来流传于各地的由生、旦、丑、小丑四角色为主出演的花技灯戏由此发展而成。花鼓音乐有明显的民间小调特点,口语化突出,词曲结合紧密。流传于青田、龙泉、庆元的花鼓曲调多采用“首尾连接法”,因而旋律朴素、流畅、动听。

4、道情

道情又称渔鼓道情,仅在我市遂昌、松阳两县流传。道情的内容大多以民间故事和戏剧曲目为主,亦可即兴编词演唱。道情以坐唱形式表演,由一人怀抱琴筒(渔鼓),手持简板(又称鱼),自伴自唱,表演特点也是叙事体为主、代言体为辅,“一人多角”是主要表演特色。其旋律以方言声调为基础,曲调纯朴、明朗,行腔自然、平稳,并常插以音乐化的说白。

5、民间弹唱

民间弹唱是一种高雅的曲种,在莲都区各城镇流传。演唱形式与评弹相似。演唱者怀抱琵琶弹奏,由竹笛、二胡、三弦、鼓板伴奏,其旋律优雅动听,大多以江南民间小调为素材,兼以滩簧、昆曲之韵味,主要曲目有《西湖十景》、《貂婵拜月》、《断桥》等十余首。

二、丽水曲艺音乐的特点

1、丽水曲艺音乐的曲式结构,往往是一个完整多变的曲式结构,唱腔建立在一个曲调的基础上,常以一个曲调反复演唱。演唱时加以变化、发展。唱腔到固定段落时,常以唱句落字的音韵而拖腔,此以鼓词唱腔音乐为最明显。

2、丽水曲艺音乐旋律以五声音阶为主,有时出现“4”、“7”音作经过音起点缀作用。有的旋律发展以“首尾相接”的方法进行,将前句之落音作为后句之首音,旋法简单、朴素、平稳。旋律发展按唱词长短和内容,情感的变化,运用压缩、扩充、反复等手法,唱法上采用装饰音和符点加重方言语气,增添乐感。此以花鼓音乐为最甚。

3、丽水曲艺音乐的调式以宫调式、徵调式、商调式为主,常用移宫手法。角调式在道情音乐中时有出现。

4、丽水曲艺音乐有的划分板式,有快板、中板、慢板、散板、平板、紧板、清板、骂板、滚板、游板等,此以鼓词音乐为甚。

 

 

参考文献:《中国民间歌曲集成.浙江卷》

         《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浙江卷.丽水分卷》

         《中国曲艺音乐集成.浙江卷.丽水分卷》

 

  

(写于2009年3月 ,发表于2009《绿谷文艺论坛》)

 

  
 
主办单位:丽水市文联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