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概况 工作动态 文艺刊物 文艺研究 文艺精品
 
 
佳作欣赏 群英荟萃 音乐影像 公告通知 会员维权  
 
艺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艺术研究
 
非物质叶法善道教音乐文化遗产的研究述评
作者:  来源:  责任编辑:市文联  发布时间:2011-07-12

作者:邱建平(松阳县文化馆音乐干部)

 

 [摘要]本文试图通过介绍松阳叶法善道教音乐的历史起源,发展演进、音乐特点以及在松阳民间音乐和松阳高腔的影响的介绍,让读者对叶法善在松阳所作的道教音乐有所了解,并对其衰落原因进行分析。

[关键词] 叶法善道教音乐  起源  特点  贡献  衰落

 

位于浙西南松阳境内有座普普通通的山。没有奇峰怪石,没有激流飞瀑,孤立于松古平原之中,方园不过10余里,高不过400余米的一丘山峰。在这个有限的山中却蕴藏着一番特大天地,这座山凝聚了江南清秀之气和风流之脉,其极具有灵异气貌,质朴无华的品性,抚育和造就了一代宗师叶法善,在中国道教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之山——卯山。它曾是作为道教圣地而闻名于世。

卯山曾是叶法善修练,传道之所。山顶上有一口唐井,道观则边是天师渠,水源千年不竭,清澈于冽,连接着历史和现实的时光。似乎盛满的依旧是盛唐的宗师法善司授古曲声喧器浮华。象似古琴韵音的天师渠泉水声依旧把盛唐的绝伦古曲传唱。流入了松古平原田野山川,深深根植于松阳民间。卯山是产生叶法善道教音乐最好见证地。

一、叶法善道教音乐起源演进

自唐朝以来,卯山一直是以叶法善为代表的松阳叶姓道教世家活动中心。民国《松阳县志》卷二载:“在县西二十里,卯山之阳,唐开元中,叶法善奏,舍宅为道院,”匾曰:“淳和仙府。”又曰:“道教宗师叶法善建淳和仙府,司授音乐。”精通音律、具有音乐素养,对道教音乐有研究的叶法善,以其五十余年任意出宫廷之便及多年在皇宫,皇家内道场所积累的宫廷音乐,宫廷法曲音乐,宫廷内道场音乐素材,带回故乡,移植,应用,融入到具有特色的叶氏“居家”音乐中去,在卯山淳和仙府司授于自家叶氏门弟子,以此捷经的授教方式,来达到培养造就高素质弟子。如其叶仲容,其孙叶藏质等人,继他之后,都功成名就,他们遵循叶法善的“垂范”,弁官为后唐朝皇家内道场道士。以唐朝至后各个朝代,叶氏家族后裔都有人物为朝廷高官。如宋史部侍即叶适的“事功文学”,明首辅叶向高:“忧国奉公”,皆一脉相承。由此可见,是叶法善的博大精深,智慧和理性,成为叶氏后裔人才辈的思想之源和智慧宝库,影响了一代又一代。

众所周知,道教音乐,是道教进行斋醮仪式时,为神仙祝诞,所求上天赐福,降妖驱魔以及超度亡灵等请法事活动中使用的,道教音乐在道教仪式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它其有烘托、渲染宗教气氛,增强信仰看对神仙世界的向往和对神仙的崇敬。

唐朝是道教音乐发展的鼎盛时期之一,唐高宗曾令乐工制作道调,唐玄宗曾命道工、天臣献道曲,并亲自研作和教授道乐。《混元圣记》卷八曰:二月辛卯,帝制霓裳羽衣曲;紫微八卦舞,以献太清宫,贵异于九庙也。《册府元龟》卷五十四记有“(天宫十年)四月,帝于道场亲自教道士步虚声韵。”他还诏道士司马祯,李元制《玄真道曲》、《天罗天曲》;诏工部侍郎贺章知作《紫清上圣道曲》;诏太常卿纬绦制《景天》、《九真》、《紫极》、《承天》、《顺天乐》、《小长寿》等六曲。玄宗自作《降真召仙之曲》,《紫微送仙曲》等道曲。唐代诗人也有不少提及道乐的。例如张籍有“却有瑶坛上头宿,应闻空里步虚声”之句;女诗人薛涛在其《试新服裁制初成》诗中有“长裙本是上清仪,曾逐群仙把玉芝;每到宫中歌舞会,祈腰齐唱步虚词”之句,可见当时道乐之盛。

处在这个鼎盛时期,身历高宗、则天、中宗、睿宗、玄宗五朝、拜鸿胪卿、封越国公,为皇家内道场道士,取得最高法位的法师叶法善,其“生即灵异,好古学文,十一诵诗书,十二学礼乐……”。(参见唐叶真人传)自小就聪明灵异,喜欢道乐,又受祖辈们的传统的熏陶传授,年纪很轻时就成了即精通道教传统音乐(法曲),也精通古代宫廷音乐(礼乐)的高道。其在这方面的成就;都与家庭式代代相承的教育影响分不开的。隋大业年间,叶法善出生于松阳古市一户道士世家,从祖上叶乾昱、叶道兴、叶国重、叶慧明祖孙五代都是有功绩的名道士,尤其是叶法善备受唐高宗至唐玄宗五代皇帝的尊宠。其五代精通音律的传承憬象,被唐代著名书法家李邕所撰写的碑文中描述:“代增其业,启秘篆文高妙,扬玄律之洪波,道微若声,气么若气,吹律暖谷……”,(参见《叶有道碑》)可见他们祖孙五代的高超的艺术修养,一脉相承的传统。因此,条件具备和阅历丰富的叶法善必然会在松阳卯山创建卯山文化之一有特色、高规格的道教音乐,是可以肯定的,也合乎情理的。所以说叶法善所创的道教音乐,是宫廷音乐、宫廷法事音乐、宫廷内道场音乐演进与结合,并受到家庭的影响。从而奠定了叶法善道教音乐的坚实基础。

二、叶法善道教音乐的特点

古邑松阳相沿传说,叶法善道教音乐,自盛唐开元年间伊始,是叶法善宗亲情绪,乡土观念特别强烈,在功成名就后将宫廷音乐,宫廷法事音乐,宫定内道场音乐,带回家乡所创,用口语化、通俗化,来显示乐曲主题,用自家原有的道乐和官方道乐相互替换,即保留了官方宫廷音乐的原貌又融进传统乡土气息的道乐风格,如流传至今的《月宫调》与颇待论证的《霓裳羽衣曲》、《正凡》与《紫微送仙曲》等。其手法,即巧妙地避玮官方制度的麻烦,又使人们乐于接受和认可。使人得到一定的美感或由此而创造出听者的再造想象,使人百听不厌,流传久远的原因。这确实体现了叶法善的音乐才华和非凡的音乐创造智慧。

另外还有一个也能反映叶法善与道乐渊源情结的传说,至今还在松阳民间流行的叶法善与唐明皇游月宫的典故。《鹿革事类》云:“八月望秋,”叶法善与唐明皇游月宫,聆听中天乐,问“曲名”,曰:“《紫云回》,”默记其声,归传之,名曰:《霓裳羽衣曲》。此神话色彩的传说,讲述是开元初年的中秋八月十五,皓月当空,叶法善携带唐玄宗游月宫,玄宗在月宫聆听和欣赏了仙女演奏的《紫云曲》仙乐。其美妙的仙乐深深陶醉了唐玄宗,他将听到的仙乐默记心中,自月宫返还后,玄宗亲自所作名为《霓裳羽衣曲》,该典故在《卯峰叶氏广远宗谱》、《唐叶真人传》中有记载。明代通俗文学家冯梦龙、凌蒙初编著的《拍案惊奇》中都有描述。叶法善带唐玄宗游月宫固然不可信,但唐玄宗所作的《霓裳羽衣曲》存在的事实。他是一个“即知音律,又酷爱法曲”的皇帝(《新唐书·孔乐》),其在道教音乐,法事音乐颇有成就。这些成就和他所具备的条件,都离不开他身边恩宠无与伦比的恩师叶法善,其的“匡国辅主”高超的道法,渊博的学问,深受唐玄宗敬崇,所以他创作与一个高深道法人物有关的《霓掌羽衣曲》来表达他们之间的亲密情结,让流芳于世的《霓裳羽衣曲》来告诉人们他们之间相互倚畀,共拟创其曲的旋律,构思主题时的美妙幻想。也从中暗示突现叶法善的才华及在道乐史上的贡献,如至今还流传松阳的《月宫调》古曲。(此曲由叶氏后裔等58代世孙叶万芳提供)就说明了某些不可分割渊源关系,透有当时的历史背景信息。

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叶氏文化,笔者在叶平先生的点拨下,又力荐提供相关资料,在他重托之下,(叶平先生原任松阳县文化局局长及有关部门领导)以卯山文化,叶法善生平活动情况,查阅了有关资料,拜访叶氏后裔“居家”传承人及相关人士,走进了山乡村落的祭祀,道场等活动场所。经近几年的不断努力,收集整理出100多首已在松阳流传了一千多年历史,没被人们引起关注、重视,被误为封建迷信或民间音乐,即神秘又古老的叶法善所创的道教音乐,曲目之多、内容之泛、规律有序。乐曲风格有展现神飘拂飞翔之声;有表现镇煞驱邪的庄严曲调;有表现神祗达或功成喜乐之乐;有表现引上仙界的漂渺悟静的旋律。具有上述功能的道教音乐,可分为:宫廷音乐如:《月宫调》、《正凡》、《八仙》、《望仙山》等数十首,主要流传在古市镇(传承人叶万芳、周文郁等人提供)法事音乐如《三清调》、《行路曲》、《上路调》、《闹三通》等数十首,主要流传古市、谢村乡、玉岩镇、枫坪乡、竹源乡。(传承人:郑茂芝、吴法仲、叶关照等)道场音乐如《东极宫》、《香供养》、《上香台》、《皈依》等数十首。主要流传在象溪镇、板桥乡、竹源乡等各乡村。(传承人:郑仁法、谢根美、叶关美等人)由于时代的变迁,历史原因:叶法善道教音乐逐被外传于异姓,如典型的道惠口村,自元朝叶法彬传入周姓,至今六十多代了,文革时代中断,至80年代才由周姓以过继方式传于郑姓,该区域在60年代前每年的小水卯时,都要举行纪念叶法善功德活动,村民抬着他的塑像,游街窜巷,演奏三清锣、三清调乐曲。道场活动更为装观,丰富的乐曲,以念赞、独唱、帮唱等形式,气氛热闹非凡,象似一个宫廷音乐会。凡到过松阳的领导、专家、学者聆听到我们的表演后,都为之感叹。称“叶法善道教音乐,确定非一般的乐曲。”“象月宫偷下来的音乐”。

修于清道光十一年的《卯峰叶氏广远宗谱》,  谱已经历了180余年的沦桑岁月,在其中就详细记载了叶氏活动的“钟、鼓、祝、琴、瑟、笙、箫、管、笛、磬”等众多乐器,记载曲目有:《初上歌》、《再上歌》、《三上歌》、《迎神曲》、《送神曲》。流落民间的叶氏后裔做功德的手抄本,被发现的嘉庆年间叶学通手抄《雷霆枢宝经》中记有起板,小过场、火炮锣等名称,咸丰年三年,叶茂沛手抄的《破生湖狱科》也记有唱词和典名,如《东极宫》、《香供养》等,从中资料查证,足见叶法善道教音乐,存在于松阳、根植于松阳民间中。

三、叶法善道教音乐在松阳民间器乐和高腔的影响力及贡献

松阳有崇神,求神拜佛以免灾祸的习俗。每逢神诞集会之时,必有鼓乐之声。《松阳县志》中载:“唯松则无论城乡,多设神会……”。又曰:“上元各街市、架棚悬灯,神祠、家庙结灯采,设祭、鼓乐宣闹,火爆竹竟响,自十四至十六夜而止”。唐代著名诗人王维在《送缙云留太守》诗中描述松阳道教音乐喧闹的人文景观,“按节下松阳,清江响铙吹。”他把松阳非凡的道教音乐,述象似“唐代凯乐”《唐书·东志》记载:“唐制凡命待征,有大功现俘馘,其凯乐用铙吹二部”。从观松阳历史,最早信道教,到民国十五年(1926年)境内建有道观有12座多。这与卯山道教文化影响分不开的,而大有“凯乐铙吹,鼓角喧天”的叶法善道教音乐,其独特韵味深为民众所闻乐见。其壮观的憬象,南宋王子敬在《花村戍鼓》诗中描述:“红巨翠陌加西东,软麝十里吹香风,尝春醉归吟未毕,耳根厌听鼓冬冬。吟成独衣阑干立。雷撼霆轰鸣转急,须臾挝尽寂无声,惟见月高衣露湿。”生动地刻画了松阳当时的盛况。由此可见,叶法善道教育音乐在松阳民间器乐中占重要的位置及有强大的推动力。

又,被戏剧曲界誉为“戏剧的活化石”的松阳高腔,其能成为具有特色的高腔剧种,都与叶法善道教育乐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关系。该戏剧是叶法善晚年返乡后,在卯山“淳和仙府”高筑戏台做“道场”雏成为被民间俗称“道士调”、“道士戏”。也有传说是叶法善与唐明皇游月宫后,同宫内梨园弟子共演“高腔”戏,后被叶法善移植到家乡。故此在高腔艺人中就有叶法善是松阳高腔开创者之说,在过去的有些旧戏台中都有叶法善与唐明皇游月宫的画象,作为舞台背景,至今保留在武义县武源村祠堂戏台中的画,尚可见证,松阳高腔音乐在发展的过程中柔合了道士调,最早时期的演员大多数由道士担任。道教音乐著名的曲牌如《解三星》、《苏友行路调》、《驻云飞调》、《思登记》被移植到《夫人戏》、《八仙桥》等剧本中。是高腔戏剧唱腔中不可缺少的音乐和主要组成部分,据乡土史料载:“松阳高腔是别具一格的括君之梨,独别之,笛箫之音异于凡乐。”通过了解松阳高腔的戏剧唱腔、音乐曲牌、就说明叶法善道教音乐生命力及在松阳土地上繁衍生息了。

综上所述:叶法善道教音乐,是多元素综合音乐,是他根据自己所具备的主、客观条件中所创,是为创造卯山具有特色文化所需要,是我国道教音乐宝库中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是使至今成了绝响的唐代某些音乐,可以循证其源,或可聆听唐风遗曲之魂。可以预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法善所创的道教音乐必将越来越显示其独特魅力。

四、叶法善道教音乐衰落原因的分析

叶法善所创的道教音乐在松阳县流传了一千多年历史,却在相关史科记载甚少?不为外界所了解?笔者认为是有诸多原因的:

其一,叶法善在道教史讫今尚无学者予以确当的定位。

其二,由于卯山在道教史上有过独特的文化现象,如叶姓家族道教世家现象,这种现象故局限了叶法善所创的道教音乐的传播区域,被神秘化成独特的家庭文化,随着时代的变化,易被淡化,混同为民间音乐、低级迷信通俗音乐。其“一脉相承”“居家”传道方式,又受地处信息不灵闭塞,交通不便局限的地方。

其三,最为关键的是叶法善与唐玄宗两人的背景,一个即风流又具有突出音乐才能,而又对道教情有独钟,敬崇和大力提倡道教,以道君皇帝自居的人,一个即精通音律却是身为别人的一个老师,一生又是淡泊名利,“匡国辅主”的人,两人君臣关系能如此亲密并非同一般。唯有家唐玄宗在其《叶师遵碑》所撰写那样:“皆以阴功密及动召之术,救物济人”。方可彼此志同道合,就注定了叶法善只是“来去乘烟霞”、“悠然云上证”的法术高道。(摘叶法善遗诗)故而对叶法善在道乐的有所成就被埋没及影响力可以理解了。

其四,皇宫里的音乐流传范围是受于限制与民间是绝缘的。而叶法善是利用工作之便,所得素材为避讳皇家制度,有的不得不将其改编易名,按当地的口语化,通俗化及生活习惯等方法来显示乐曲名称,让人感觉是松阳民间音乐了。因此,故不能引起受人们的重视关注了。

其五,在唐代尚没有准确的记谱法,史记起来很不方便,只靠简单的身传音教方式传承,随着时间推移,则成了只有传说而无实凭,这样也就造成叶法善道教音乐,有史料记录的困难。

总之,作为一代宗师的叶法善,尽管被诸多原因埋没了在道教音乐史上的功绩,但他确实在自己故乡所创造了“一脉相承”、“居家”的卯山文化。道教音乐是叶法善继承了唐朝代宫廷音乐、宫廷法事音乐、宫廷内道场音乐的传统,将其吸收、融化、揉合衍变成的道教音乐。

探索研究叶法善道教音乐这一文化瑰宝之源,不仅对其的发展,特别是对唐代宫廷音乐道教音乐的兴衰及其发展有着重要的史学与科学的价值及渊源关系,衍变关系都有深远的意义。

 

  
 
主办单位:丽水市文联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